【赤龍】過去、未來 《五》

前言時間:

今天是跨年夜耶~大家跑去哪裡跨年了呢?

由紀子明天中午還要主持婚禮,今晚不能HIGH一晚了(๑• . •๑)

小提醒,無法接受BL的朋友,請勿繼續往內踏

【赤龍】過去、未來 《五》 原著時間:2007年

小田切坐在病床上等著辦理好出院手續的赤西回來,手上的那些管子也早拔除掉了,但身上多處的包紮卻還不能夠拆下。

叩叩--兩聲敲門聲,小田切皺了皺眉,赤西要進來的話直接推門進入不就好了。想歸想,小田切還是喊了聲「請進」。

「……龍……」

轟--,小田切覺得現在自己的腦子完全無法運作。

矢吹隼人!矢吹隼人居然出現在自己面前!

「你還來幹嘛?」

「……對不起。」矢吹想不出來還可以怎麼對小田切說,只有這句,不能對別人說,但唯一卻可以對小田切開口的話。

「對不起?我不需要你的對不起。從頭到尾似乎都只有我一個人白痴的再跟著你玩戀愛遊戲,出了事情你閃的比誰都還快。我從來不知道原來3-D的老大這麼沒用!」小田切忿忿的說著,對於矢吹做的事情,到了現在,小田切還是無法原諒。

「我當時只是想要保護你……」

匡噹--花瓶掉落地板碎裂的聲音。

聽見矢吹的話,小田切憤怒的把床邊的花瓶掃了下去。保護……你的保護就是指讓我受到傷害嗎?

「龍……」矢吹想要前進,但卻又看見小田切拿起床頭櫃上的盤子。

「如果你想要砸的話,就丟過來吧,我不動。」矢吹說的很認真,小田切也毫不客氣的把盤子砸向了矢吹,但卻刻意的砸偏,只劃過了矢吹的手臂。

快速劃過的地方,留下了鮮血。矢吹就真的如他剛才所說的,他沒有移動,而是讓小田切砸。

小田切的忿怒更甚,為什麼?為什麼他不躲?這樣就好像他在彌補自己的過錯一樣、就好像他在奢求自己原諒他一樣!

抓起了一樣擺放在床頭櫃旁,赤西用來替自己削水果的水果刀,小田切這次很認真的看著矢吹。

「你這次不閃,我就直接命中你的心臟。」

「如果你可以消氣的話,我不介意,而我一樣不會閃。」矢吹仍然站著不動,眼神中看不出任何一絲的畏懼,有的卻是……難過還有一點……心疼的感覺。

怎麼可能?怎麼可能是難過?怎麼可能是心疼?小田切怎麼樣都不相信。

小田切握緊了刀柄,正想要射出去時,赤西卻剛好回到了病房看見了這一幕。

「你在幹嘛?把刀子放下來。」赤西看見地上的花瓶碎片、盤子碎片,以及病房內的……矢吹隼人,頓時明白大概發生了什麼事情。

小田切把刀子握的握來越緊,赤西也趕緊把手上的出院單放在桌上,走到了小田切的身邊,鬆開他握住的刀柄的手,把刀子抽了出來。

「你拿刀子很危險的,想吃東西告訴我,我替你削,你不用動到刀子。」

矢吹看著赤西,赤西也轉過頭看著矢吹,兩個人都笑了,真的……一模一樣。

「你先出去吧,你似乎影響到了我們病人的精神狀況。」赤西笑笑的下了逐客令,矢吹也沒強留,留戀般的再看了眼小田切這才離開。

 

《待續》

 

上 / 下一篇文章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