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龍】過去、未來 《七》

前言時間:

重新PO了這篇文,以前最一開始熱愛的J禁配對是赤龜沒錯

但最後整個就是錦上爆走,然後對小亮一愛就是七年(*´з`*)

小提醒,無法接受BL的朋友,請勿繼續往內踏

【赤龍】過去、未來 《七》 原著時間:2007年

「那你好好待在休息室裡,中午吃飯我會過來找你。」赤西對小田切交代了一下,便離開這間專屬於自己的休息室到看診間去忙錄了。

小田切在休息室裡翻著赤西擺放的雜誌、書籍打發時間。

叩叩--兩聲清脆的敲門聲讓小田切從書中抬起了頭。

「請進吧。」畢竟不是自己專屬的地方,這時候還是客氣點的好,小田切應了聲。

門開了之後,小田切和抱著一疊資料進來的山下都愣了一下。

「赤西把你帶來的?」小田切聽見之後只是「嗯」了一聲作為回應,山下也沒說什麼,放下手中的資料便走了。

兩個小時過去了,小田切抬看了眼時鐘,離十二點還有一個多小時的時間。

看了看赤西放在一旁的柺杖,再望了望自己的腳,小田切決定到外頭去走一走,就當作是復健吧。只不過,可不要用那丟臉的柺杖。

小田切才剛踏出休息室,矢吹隼人便出現在自己面前。

想起了昨天的事情,小田切還是覺得憤怒。為什麼?為什麼矢吹可以在傷害了自己又出現,然後說些莫名奇妙的話,還像個白痴一樣的站在那裡讓自己往他身上砸東西。

並沒有理會矢吹,小田切憑著自己的力量努力的往醫院門口走去。

「……龍。」矢吹開口叫住了小田切,他願意小田切拿他出氣,願意小田切對他凶,但就是不想要小田切完全把自己當作空氣、當作陌生人。

心,顫抖了。

和矢吹在一起的回憶,矢吹每天親暱叫著自己的那聲「龍」……忘不了,怎麼可能忘的了。

小田切努力的走出大門,只要再走快一點、再快一點就可以不用理會矢吹,也不用聽見矢吹的聲音了,小田切這麼告訴自己,所以加快了自己的步伐。

但還沒完全復原的傷口,也還沒有復原的腳,在小田切這樣一急躁的情況下,小田切的重心偏了,就這樣往前倒,矢吹看見趕緊上前扶住了小田切。

「如果你真的討厭我了,可以對我生氣、可以拿我發脾氣,但不要傷害自己……。」矢吹扶著小田切坐在醫院中央廣場的草坪上,又對小田切說了聲「對不起」便離開了。

小田切望著矢吹,心思開始混亂著。為什麼?究竟是為什麼矢吹要這樣……又是新的玩弄?還是什麼?已經不想要相信矢吹了,那次的傷害,還沒有復原……。

土屋和武田兩人趁著假日想到醫院再次探訪小田切,順便將昨天來探訪小田切時忘記說出的事情告訴小田切。

兩人一邊聊天一邊往醫院的大門走去,但卻在大門附近發現了坐在草坪上的小田切。

「龍,你怎麼出來了?」武田看著小田切,而小田切似乎有什麼心事的樣子,悶悶不樂。

「你們也來了啊。」

「也?」土屋唰的一聲闔上扇子,不明所以。

「隼……矢吹也來了,剛剛被我趕走了。」小田切無奈的笑笑。

「龍,你聽我說,其實隼人並沒有背叛你,隼人會這樣……一開始只是想要保護你而已。」武田對小田切解釋著,小田切聽見之後只是一愣,為什麼?為什麼他們跟矢吹說的話竟然一樣!

小田切抬頭看著武田及土屋,「串通好的?」良久,小田切才又說出這麼一句話來。

武田及土屋聽見之後對看了一眼,不明白小田切再說什麼,而小田切看著他們的舉動,也勉強的相信了他們並沒有跟矢吹隼人串通什麼。

那如果是這樣,矢吹一開始為……

「小田切?」山下看見本來在赤西休息室的小田切這時出現在醫院外的草坪上,而且還和朋友在一起,於是不自覺的喊出了聲音。

「啊……山下醫生。」

「你跑出來赤西會生氣的。」

「我現在就回去了,抱歉。」小田切站起身和武田、土屋說了聲再見,便拖著那受傷的腳往醫院裡走去。

「我抱你進去吧……到時候赤西看見你又這裡傷、那裡傷的……」山下說完便抱起了小田切,「你未免太輕了吧?」。

小田切的臉上浮起一抹潮紅,雖然昨天也這樣被赤西抱著,但感覺就和現在不大一樣。讓山下抱著自己,總覺得……有點奇怪。

安全的把人送回了赤西的休息室,山下叮嚀了小田切不要再亂跑,這才離開。

「睡著了啊……」忙碌了一個早上的赤西回到休息室便看見小田切躺在自己的床上,忍不住的伸出手摸著小田切的臉龐。

是因為傷心還是因為吃的太少,赤西總覺得小田切太瘦了。

「唔……」小田切被赤西的舉動給吵醒了,看見赤西微笑的看著自己時不禁愣了一下。

「走吧。」赤西自然的牽起了小田切的手往醫院餐廳走去,剛從手術室出來的瀧澤看見了,不禁莞爾。

 

《待續》

 

 

上 / 下一篇文章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