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龍】過去、未來 《八》

前言時間:

有勇氣把以前的文章PO出來真是太厲害了XD

赤龜還有好多短短篇噢~可是說實話好久沒有關注還有沒有人在寫J禁了

有人可以推薦給由紀子嘛(*´∀`)~♥

小提醒,無法接受BL的朋友,請勿繼續往內踏

【赤龍】過去、未來 《八》 原著時間:2007年

赤西和小田切已經在一起生活了將近三個月,這段時間小田切每天都會跟著赤西一同到醫院做復健,偶爾跟來醫院找自己的武田、土屋、日向聊天,晚上才又跟著赤西一塊回家。

聊天時,大家都已經懂得碰到矢吹的話題要避開,而小田切也沒看過矢吹在出現在自己的面前。心中偶爾還是會掛意著矢吹,但小田切告訴自己,這一切似乎該做個了斷了。

「似乎恢復的很快。」赤西經過了復建室的時候便看見已經恢復了八九成的小田切。

「到時候就會『跑』了。」山下刻意的加重了『跑』這個字,只不過赤西似乎沒聽出涵義來。

在小田切做完最後一輪的復健,抬起頭就看見滿臉笑容的赤西站在門口。山下對小田切揮了揮手,然後在赤西耳邊低喃幾句便離開了。

「已經沒什麼大礙了吧?」

「嗯。」

赤西跟小田切兩人漫步在醫院的長廊上,小田切總是不自覺的會把赤西根矢吹重疊在一起,但赤西的溫柔,太過虛幻,總是讓自己無法相信。而矢吹,給了自己那一次嚴重的傷害之後,小田切便對愛情產生了些微的抗拒。

在赤西結束工作前,小田切很安分的待在赤西的辦公室裡翻閱著雜誌看著。

只是他沒有想過……這樣的報導自己居然現在才看見。算算時間,距離這份報導出來,已經過了一個多月了。

知名藝人龜梨和也與模特兒新生代表矢吹準人,火熱的戀情發展!?</b>赤西和小田切已經在一起生活了將近三個月,這段時間小田切每天都會跟著赤西一同到醫院做復健,偶爾跟來醫院找自己的武田、土屋、日向聊天,晚上才又跟著赤西一塊回家。

聊天時,大家都已經懂得碰到矢吹的話題要避開,而小田切也沒看過矢吹在出現在自己的面前。心中偶爾還是會掛意著矢吹,但小田切告訴自己,這一切似乎該做個了斷了。

「似乎恢復的很快。」赤西經過了復建室的時候便看見已經恢復了八九成的小田切。

「到時候就會『跑』了。」山下刻意的加重了『跑』這個字,只不過赤西似乎沒聽出涵義來。

在小田切做完最後一輪的復健,抬起頭就看見滿臉笑容的赤西站在門口。山下對小田切揮了揮手,然後在赤西耳邊低喃幾句便離開了。

「已經沒什麼大礙了吧?」

「嗯。」

赤西跟小田切兩人漫步在醫院的長廊上,小田切總是不自覺的會把赤西根矢吹重疊在一起,但赤西的溫柔,太過虛幻,總是讓自己無法相信。而矢吹,給了自己那一次嚴重的傷害之後,小田切便對愛情產生了些微的抗拒。

在赤西結束工作前,小田切很安分的待在赤西的辦公室裡翻閱著雜誌看著。

只是他沒有想過……這樣的報導自己居然現在才看見。算算時間,距離這份報導出來,已經過了一個多月了。

知名藝人龜梨和也與模特兒新生代表矢吹準人,火熱的戀情發展!?

小田切苦笑了,矢吹當初說要保護自己,是因為龜梨吧?自己跟龜梨真的很像啊。所以說什麼保護自己那些的,也只是怕記者會以為自己就是那知名藝人龜梨吧?

自己因為跟矢吹分開所以認識了一個長的像矢吹的赤西;而矢吹應該是在和自己分開前就認識了那個長的跟自己相像的龜梨,所以選擇分開。

所以這兩個多月來,矢吹沒再出現,也是因為這樣吧?

小田切很想把那篇報導從雜誌上撕下來,揉成一團然後丟進垃圾桶,只是最後小田切還是沒有這麼做。

看完了記者的報導,又不知道過了多久,小田切的注意力沒有再轉移過。

一直到赤西結束工作進了辦公室,這才發現小田切已經趴在桌上睡著了。正想要叫醒小田切時卻無意發現被他壓在臉下的那本雜誌……那本自己藏起來不打算讓小田切看見的雜誌。

當赤西第一眼看見這份報導的時候也真的很訝異,原來,世上真的可以有人這麼相像。

「龍……起床了,會感冒的。」赤西搖醒了小田切,小田切睜開眼看著赤西,眼中還帶著淚水。

告訴自己不能為了矢吹掉淚,但在睡夢中還是哭泣了。因為矢吹的背叛,所以才會讓自己現在變成這樣。

「我跟龜梨其實還蠻像的。」小田切苦笑。

「我跟矢吹不是也很像嗎?」赤西反問著小田切。

「那為什麼矢吹會選擇龜梨?」

赤西愣住了,原來小田切根本沒有辦法忘記矢吹。所以說小田切從頭到尾都在壓抑著自己的情緒,讓自己努力的不去碰觸矢吹這塊記憶,但卻無法真的割捨掉、放棄掉。

「如果你還忘不了矢吹,那你就……把我當成……矢吹來愛好了。」

小田切笑著搖了搖頭。

「你們是不同的人,如果要我愛你,我不會把你當成矢吹來愛,而是愛上赤西這個人。」

「嗯。」

接著兩人沉默了很久,赤西終於先開口打破沉默,拉起了小田切的手往醫院停車場走去。

正準備開車門時,赤西突然把小田切壓在車邊,吻住了小田切。

小田切一開始掙扎著赤西的吻,但後來,漸漸的放鬆,反而回應著赤西。

直到小田切被吻的喘不過氣時,赤西這才放開了小田切,笑笑的替他打開了車門,讓小田切坐進去。

赤西再次往十二點鐘的方向看,然後他看見對方苦笑了一下,然後轉身離開。

其實赤西一直知道,矢吹每天都會來看小田切,只是小田切都沒有發現。而且那篇報導,其實也只是炒作出來的,而事情的真實性完全不像小田切所看見的那樣。

《待續》

小田切苦笑了,矢吹當初說要保護自己,是因為龜梨吧?自己跟龜梨真的很像啊。所以說什麼保護自己那些的,也只是怕記者會以為自己就是那知名藝人龜梨吧?

自己因為跟矢吹分開所以認識了一個長的像矢吹的赤西;而矢吹應該是在和自己分開前就認識了那個長的跟自己相像的龜梨,所以選擇分開。

所以這兩個多月來,矢吹沒再出現,也是因為這樣吧?

小田切很想把那篇報導從雜誌上撕下來,揉成一團然後丟進垃圾桶,只是最後小田切還是沒有這麼做。

看完了記者的報導,又不知道過了多久,小田切的注意力沒有再轉移過。

一直到赤西結束工作進了辦公室,這才發現小田切已經趴在桌上睡著了。正想要叫醒小田切時卻無意發現被他壓在臉下的那本雜誌……那本自己藏起來不打算讓小田切看見的雜誌。

當赤西第一眼看見這份報導的時候也真的很訝異,原來,世上真的可以有人這麼相像。

「龍……起床了,會感冒的。」赤西搖醒了小田切,小田切睜開眼看著赤西,眼中還帶著淚水。

告訴自己不能為了矢吹掉淚,但在睡夢中還是哭泣了。因為矢吹的背叛,所以才會讓自己現在變成這樣。

「我跟龜梨其實還蠻像的。」小田切苦笑。

「我跟矢吹不是也很像嗎?」赤西反問著小田切。

「那為什麼矢吹會選擇龜梨?」

赤西愣住了,原來小田切根本沒有辦法忘記矢吹。所以說小田切從頭到尾都在壓抑著自己的情緒,讓自己努力的不去碰觸矢吹這塊記憶,但卻無法真的割捨掉、放棄掉。

「如果你還忘不了矢吹,那你就……把我當成……矢吹來愛好了。」

小田切笑著搖了搖頭。

「你們是不同的人,如果要我愛你,我不會把你當成矢吹來愛,而是愛上赤西這個人。」

「嗯。」

接著兩人沉默了很久,赤西終於先開口打破沉默,拉起了小田切的手往醫院停車場走去。

正準備開車門時,赤西突然把小田切壓在車邊,吻住了小田切。

小田切一開始掙扎著赤西的吻,但後來,漸漸的放鬆,反而回應著赤西。

直到小田切被吻的喘不過氣時,赤西這才放開了小田切,笑笑的替他打開了車門,讓小田切坐進去。

赤西再次往十二點鐘的方向看,然後他看見對方苦笑了一下,然後轉身離開。

其實赤西一直知道,矢吹每天都會來看小田切,只是小田切都沒有發現。而且那篇報導,其實也只是炒作出來的,而事情的真實性完全不像小田切所看見的那樣。

《待續》

 

 

 

上 / 下一篇文章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