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龍】過去、未來 《九》

前言時間:

倒數第二回了,由紀子看文章的人氣量雖然不高,可是好像還是有人在看文嘛(*´з`*)

小提醒,無法接受BL的朋友,請勿繼續往內踏

【赤龍】過去、未來 《九》 原著時間:2007年

矢吹其實有到醫院找過赤西,他有把一切事情的真相告訴赤西。看著小田切今天低落的神情,還有難過的表情,其實赤西一直猶豫著該不該說出口。

但人,有時候都是會有心機的。

和小田切相處的這幾個月下來,赤西發現自己並不希望小田切離開。說不上是什麼感情,但或許就是一種習慣了,習慣照顧著小田切,然後看見小田切的笑容,還有跟他打打鬧鬧的時候。

兩個人才剛準備進屋便聽見從屋內傳出的對話。

「唔…… PAPA慢、慢點……」山下的聲音聽起來有些喘。

「不行啊……你看這裡還需要好好的被打針一下喔。」瀧澤有點壞心的說著。

赤西和小田切相對的笑了一下,然後回到車上,準備外面的餐廳吃飯。

「想吃什麼?」赤西一邊開車一邊問著小田切,小田切看著窗外的景色不斷飛逝,隨便的說了句「都可以」。

赤西把方向盤轉向了右邊,車子往右邊那條路駛去,又過了半個小時,兩人這才在一家飯店前下了車。

等到赤西把車停好之後,小田切跟赤西兩人手牽著手往飯店的大門口走去。

「請問兩位嗎?」門口的侍應生很有禮貌的問著兩位。

「是的,請給我們包廂好嗎?」赤西回答著侍應生,侍應生則把他們引領到位於餐廳內角落的包廂中。

侍應生把菜單遞給了赤西,但赤西只是看了一眼之後便還給侍應生,只說了句:「店內推薦的都上吧。」侍應生聽了後便離開了包廂。

小田切想要開口說些什麼,但卻不知道該怎麼說起。

那本雜誌,赤西一定很早之前就有了,只是把它放在自己看不見的地方,而今天不小心被自己看見了。

如果沒有那本雜誌,其實對矢吹……小田切覺得自己可以不那麼怨恨,可是看見之後,小田切卻覺得痛苦。

是因為曾經愛的太過深刻,所以在分開之後得知事情的真相是如此時才會如此難過嗎?

赤西一直注視著小田切的臉,猶豫,張開嘴,最後還是閉了起來。這點唯一可以把小田切留在身邊的最後手段,赤西不想要失去。

菜上了之後,赤西不斷的夾菜到小田切的碗裡,小田切每次拒絕都被赤西用那句:「你這樣太瘦了,不健康。」給駁回,然後乖乖的把東西吃下去。

「是嗎?」龜梨不解的看著矢吹,而矢吹只是點了點頭。

「我們先去吃飯吧,龍的事情就先別談了吧。」矢吹關上車門,跟著龜梨一起走下車。

跟小田切分開的這些日子來,矢吹並沒有忘記過小田切,只是太過在意的結果只是讓自己更難過。龜梨看著矢吹沮喪的樣子也沒有說什麼,雖然說跟矢吹的報導鬧的轟轟烈烈,然後實情卻沒有多少人知道。

兩個人走到了飯店門口,正要出來接應的侍應生愣了一下。

「你們……不是還在裡面吃飯嗎?」侍應生看著眼前的兩人問著,矢吹跟龜梨對看了一眼,龜梨正想要開口說些什麼,矢吹便拉了拉龜梨的手示意他交給自己說。

「他們兩個居然先跑進去吃了嗎?」矢吹皺了皺眉問著侍應生,侍應生點了點頭。

「他們在哪一間包廂?」矢吹又問了侍應生,侍應生指向了餐廳角落的那間包廂,矢吹便拉著龜梨走了過去。

「怎麼了?」龜梨問著矢吹,但矢吹卻不發一語的往前走著,然後到了那包廂的門前,頓了頓,深吸了一口氣之後,手探向門把,鼓起勇氣轉了開來。

「是啊……都是你害得山下醫生每次都……隼……隼人?」小田切不敢相信眼前的人就是矢吹,而矢吹身邊帶著的那個人,應該就是報導上見到的那個……龜梨和也了吧?

赤西也抬起了頭看著闖入包廂的人,當看見龜梨的時候,赤西再次的訝異了。自己跟矢吹很像,小田切則跟龜梨很像……。

「你就是小田切嗎?」龜梨看著小田切問著,小田切並不願意多說什麼的勉強點了一下頭。

「有話都進來再說吧,門開著說話一堆人聽見。」赤西建議著,接著矢吹跟龜梨走了進來。

赤西從原本的位置起來,把位置讓給了矢吹跟龜梨,自己則坐到了小田切身邊,放在桌下的手突然緊握住小田切的手。像是要給他安心和壯膽似的,兩個人的十指相扣,緊的放不開。

「原來我們真的很像,不過你身邊這位……赤西醫生吧?跟準人也真的很像。」龜梨笑了笑。

「原來當初我們分手的原因是因為你愛上了他,既然這樣何必來招惹我!」小田切憤怒的吼著,想要站起身的他卻被赤西那強而有力的手握住了,讓他乖乖的坐在原位。

「你……」矢吹看向了赤西,赤西只是露出了個一個無奈的笑容,聳了聳肩,矢吹本來想要質問赤西的話也一時哽在喉中,說不出話。

「吃飯吧,那侍應生居然把店內所有招牌的菜色都點了,害我們根本吃不完。」赤西笑了笑的指了桌上那還有將近一半沒有動過的食物,然後又繼續在小田切的碗內添加菜色。

「我吃不下了啦……」小田切蠻怨的看著又被赤西堆高的那作小山食物,瞪了赤西一眼。

「不吃晚上你就等著……」赤西的話還沒說完就看小田切乖乖的碗裡的食物夾起來,一一的吞入肚中。

矢吹看著小田切跟赤西的互動,心情有點複雜。當初是自己推開小田切的,但現在這種莫名的難受是為了什麼?

龜梨看了看他們,又看著身旁的矢吹……其實他一直明白矢吹的心中還有住著另外一個人,而自己一直無法進入,一直到今天,龜梨才發現原來矢吹對那個人真的很在意。

四個人在不大的包廂內享用著晚餐,詭異的組合,沉悶的氣氛……。

而四人殊不知這頓晚餐在明天的影視版上成了頭條。

矢吹的舊愛新歡?酷似龜梨的男人! 龜梨的新歡?矢吹的再版! 四人火辣甜蜜的晚餐約會

 

《待續》

 

 

上 / 下一篇文章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