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龍】過去、未來 《十》 END

前言時間:

完結篇了耶,下次再繼續把以前J禁的文翻出來,還原回部落格上吧ε٩(๑> ₃ <)۶з

希望大家看完不要鞭太大力(((゚Д゚;)))

小提醒,無法接受BL的朋友,請勿繼續往內踏

【赤龍】過去、未來 《十》  END 原著時間:2007年

山下手中抓著報紙衝進了赤西的休息室,但卻發現裡面只有一個人躺在床上翻著雜誌的小田切,不禁趕緊把報紙藏在身後。

「那個……仁咧?」山下問著小田切,小田切看著山下搖了搖頭表示自己不知道。

小田切想著剛才赤西進來的時候不知道拿了什麼東西又慌忙的離開了,就連想要問上一句話的時間都還不到,不禁又望向了自己那隻剛才才傳出短信的手機。

山下笑了笑之後趕緊離開休息室,手中的報紙仍然抓的很緊。

「這是什麼東西!」赤西大聲質問著矢吹,矢吹也是一臉無奈。

當初就是因為想要保護小田切,所以才會選擇跟龜梨在一起,至少這樣小田切所受到的謠言還有零零碎碎的關注才不會那麼多,沒想到到了最後,居然還是被報導了出來。

「我不知道記者會拍到這樣的畫面。」矢吹解釋著,但是赤西卻完全無法諒解矢吹。

小田切已經因為矢吹當初的離開而受到傷害,現在報導這樣出來,小田切一輩子似乎都不用重返家門了。

「你也可以先冷靜一下吧?」龜梨坐在一旁看著報紙,然後勸著正在對矢吹大吼的赤西。

「冷靜?你有想過小田切看見報紙之後的反應嗎?」赤西把問題丟給龜梨。

「這樣不就正好可以化解誤會?讓小田切知道其實一開始矢吹根本就……」龜梨突然不說話了,但赤西卻明白龜梨想要說什麼。

小田切會知道當初矢吹是因為不想要讓他受到謠言的攻擊,所以說了拒絕,所以找上了龜梨。這樣他們兩個人的誤會都可以化解開來,只是自己……就會失去了小田切,而龜梨也會失去矢吹。

其實赤西一直看的出來,龜梨對矢吹是認真的,只是矢吹的心中一直還有小田切,一直忘記不了。

「我走了。」赤西把報紙揉成一團之後丟在化妝桌上然後對兩人說著,正當要打開樂屋的門離開時,赤西似乎又想到什麼似的走到了矢吹面前,把口袋中的東西交給矢吹。

「你!」矢吹看著手中的戒指,又看著赤西。

「這種東西,還給你是好心,要不我會直接丟到太平洋。」赤西冷冷的說完之後轉身離開樂屋。

矢吹盯著手中的戒指看著,那是給小田切的戒指,一直以來都沒有離開過小田切的身邊。只是從自己對小田切說了那句話之後,在醫院便沒有看過小田切戴過了,沒想到……現在卻回到了自己手上。

龜梨看著矢吹手上的戒指,拿了起來,套進自己的無名指。

「原來我們連手的大小都一樣啊。」龜梨苦笑了一下。

一直到昨天才知道原來自己跟小田切長的是如此相像,但是為什麼就算是這樣,矢吹還是無法忘記小田切?龜梨看的出來小田切雖然還是有點在意矢吹,但是似乎已經把自己的視線放在了赤西身上。

「啊……拿不下來了。」龜梨抬頭望向矢吹。

「唉……明明都是個大人了……算了,你就戴著吧。」矢吹嘆了口氣對龜梨說,龜梨笑了笑,最後還是把戒指拿下來還給矢吹。

「我會等到有一天你是親自送我戒指,而不是像現在一樣隨便的態度。」矢吹愣愣的看著龜梨,龜梨卻沒再多說什麼。

「龍。」赤西打開了休息室的門後發現小田切正在拿著今天早上那份不希望他看見的報紙翻閱著。

「原來隼人是因為這樣而離開我。」小田切若有所思的說著。

「……很抱歉我沒有告訴你。」赤西的心跳像是漏了一拍似的,最後小田切還是明白了,所以也代表著他要離開的,是這樣吧?

「沒關係,可以帶我去找隼人嗎?」小田切問著赤西,赤西慢慢的點了頭,而山下剛好開門聽見了這句話,然後看見了赤西點頭。

「喂喂喂!那個叫矢吹的男人就這樣傷害你,你還要回去……」山下的話還沒有說完,赤西便打斷了山下。

「不要說了,畢竟這是龍自己的選擇不是?」赤西苦笑了一下,牽起小田切的手一起離開的休息室。

山下看見了他們兩個離開之後暗暗的罵了赤西一聲「笨蛋」,這才又跑回去找瀧澤,告訴他赤西居然真的載小田切去找矢吹了。

赤西看著不久前才離開的地方,現在居然又來了一次,突然覺得自己有點傻。

對小田切的感情不明白究竟是不是愛情,但是赤西只知道自己並不想要讓小田切重回矢吹身邊,只是自己又有什麼資格可以把他留下?

往走道盡頭走去,赤西打開了矢吹專屬那間樂屋的門,然後兩個人一起走了進去,關上門。

矢吹抬頭看見是小田切時,猛然的站起身,讓一旁的龜梨也不禁抬頭看究竟是誰來了。但當龜梨看見來人之後卻又低下了頭,繼續看著手中的雜誌。

「……龍……」

「我現在才知道你說保護我是為了什麼。」

「對不起,對不起當時沒有直接告訴你。」

「隼人……你知道嗎?我曾經想過你背叛我的各種理由,當我看見雜誌上你跟龜梨在一起的時候,我問了仁,為什麼我跟龜梨長的一模一樣,但你卻要選擇龜梨。」

「龍,那是……」

「昨天吃飯看見你們、今天的報紙……都讓我好訝異。只是當我看見你們一起出現的時候,雖然憤怒,但之後似乎又視為理所當然了。」

「龍!別這樣!我們可以重新來過了,既然誤會都解釋開來了,我們可以重新來過的。」矢吹趕忙說著,赤西聽見了之後轉開了樂屋門把,離開了樂屋。

「……」小田切看著離開的赤西,暗自下了決定。

「隼人,我想,你更該珍惜現在在身邊的人,而不是一直活在過去。」小田切開口,龜梨放下了手中的雜誌,看著小田切。

「龍?」

「我選擇活在當下,所以,我們還是朋友。」小田切說完之後開門追了出去。

矢吹正想要追上去的時候感受到了有人從後方抱著自己。

「難道,我們在一起了三個月,你眼中完全只有小田切嗎?」龜梨問著矢吹。

矢吹頓時明白了小田切說的那句「活在當下」的意思,矢吹抱住了龜梨,連續的說了好幾次「對不起」。

「你只有對不起嗎?」龜梨推開了矢吹,眼淚頓時掉了下來。

「和、和也……不,我的意思是……對不起,我一直沒有發現你在身邊,從現開始,我不會再讓你感受到寂寞……對不起……」

「……那你還得補償很久……」龜梨笑了,矢吹也笑了。

「仁!」跑到停車場之後小田切發現赤西坐在車上,於是趕忙跑了過去。

「龍?你……你怎麼會在這?」赤西訝異的看著小田切。

「你只有這句話嗎?」

「我……」

「還是說其實你很希望我回去找隼人?」小田切說完便作勢要往回走,赤西這才趕快下車抓住要離開的小田切。

「不、不是這樣。」

「那是哪……唔……」赤西突然吻住了還在說話的小田切。

「對不起,我……並不想要把你交給矢吹……一想到你要跟矢吹重新開始,我就覺得好難過。」赤西放開了小田切,慢慢的說著。

「所以?」

「雖然你的過去我來不及參與,但是,未來,未來我們可以一起打造。」

「你是在對我求愛?」小田切問著赤西,然後發現赤西的臉迅速的漲紅,不禁笑了。

「呵……仁其實很可愛。」

「笨、笨蛋!不準這樣形容我!我是帥氣、帥氣耶!」

「我肚子餓了。」

「那……回家吃吧?嗯?」赤西說完之後小田切坐上了車,赤西替小田切繫好安全帶之後又關上車門這才回到駕駛座。

「吶……仁,未來,就讓我們一起創造了。」

「我不會讓你失望的。」赤西說完之後又偷了一個吻才專心的開著車往回家的方向駛去。

其實過去的回憶已經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未來,我們將如何打造專屬於我們的未來生活。

 

《全文完》

 

 

上 / 下一篇文章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